使监管目标更明确

2021-02-02 00:02

专家认为,这里的“基于出资关系”指的就是要以出资为基础和限度,通过法人治理结构来行权履职,一级对一级,监管部门不能越权行使属于企业董事会的职权,或者行使属于企业集团对所属企业进行管理决策的职权。

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说,以“管资本”为主线,此次出台的实施意见结合国资委近年来推进职能转变的工作实际,进一步明确了转变的起点和目标,在监管理念上强调从对企业的直接管理转向更加强调基于出资关系的监管。

业内专家认为,国资监管的“放管服”是个完整的体系,在减少事前审批事项的同时,需要同步打造事前制度规范、事中跟踪监控、事后监督问责的完整链条,而能否实现信息化与监管业务的深度融合,将是加快转向“管资本”的一个关键环节。

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是目前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两家中央企业之一。截至今年9月底,中国国新累计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110余个、金额超过2000亿元,超过投资总额的六成。

实施意见聚焦增强国企活力,在管好资本运作方面着墨颇多。而国资运作的核心要点是要发挥好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两类公司)的作用。

“监管理念的这一转变,明确了‘国资监管’与‘企业控制’之间的边界,使监管目标更明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蒋大兴认为,将应由企业自主经营决策的事项归位于企业,不跨越企业对子企业进行穿透式监管,可以避免监管层级过多带来的监管臃肿、监管越权等问题。

在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实现实时在线监管方面,实施意见也提出了重点工作和目标任务。

“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虽然没有主业限制,但发展不能失焦,国有资本运营既要增强资本流动性、提高回报率,又不能只盯着财务回报,要通过投资引领、培育孵化等方式,促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在落实国家战略上发挥应有作用。”中国国新董事长周渝波说。

例如,按照“全国一盘棋”思路,构建全国国有资本规划体系,包括国资国企中长期战略规划、五年发展规划等,推动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向战略性新兴产业集中。

“这对我们加快转换经营机制、深化内部改革具有重要意义。”周渝波表示,监管方式转向清单化、市场化,有助于激发企业活力,而企业也要通过健全治理结构、优化管控模式等,确保授权“接得住”“管得好”。

翁杰明表示,未来国资监管部门将更注重依法制订或参与制订公司章程,基于股权关系向国家出资企业委派董事或提名董事人选,通过这种方式更好体现“出资人”意志。

“目前国资委监管的央企各级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已达七成。”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有关专家认为,随着非公资本的引入,原有主要针对国有独资、全资企业的管理模式明显滞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