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联想到平时他整日在果园中摸爬滚打

2020-11-22 18:09

“很多人都说我傻,有的长辈甚至认为我的书都白念了。”李庆军说,当时压力很大,但自己看到的是烟台苹果产业更长远的发展前景。“烟台苹果质量好,也深受大家喜欢,但却缺少品牌意识,没有形成标准化、商品化。”

李庆军给自己起名为“苹果王子”,2012年底,运营近两个月的个人微信账号粉丝量为2000多人,“这些粉丝多是qq、微信中的朋友,不少都是朋友和熟人,因此信任度比淘宝类平台上的客户要高。”李庆军说,情况较好的时候,运营的个人微信账号每月销售额达10万多元。

有一年假期期间,李庆军回栖霞,见苹果又大又红,便拍了一些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中,没想到朋友看见后,纷纷求助让他帮忙代买。收到苹果后朋友大赞味道正宗,又带动了其他朋友争相购买,这样一来二去,李庆军便想,既然这么多人都想吃到正宗的栖霞苹果,为什么不专门开辟出一个质量可靠的销售渠道呢?

2007年从西北工业大学毕业后,李庆军选择去深圳打拼,进入深圳一家科技企业。从人力资源岗位到证券事务代表,五年的时间,他从基层干到了中层领导,月薪过万元。因全程参与操作公司上市,他也成为公司核心管理层之一。就在大家认为他前途一片光明时,2012年7月,他果断辞职回家务农。

近日,记者见到李庆军时,西装革履,很难联想到平时他整日在果园中摸爬滚打,满身泥土的样子。之所以穿成这样,只是因为他要去北京参加中国好苹果产地联盟的一个会议,他说要搞好苹果产业,就得多跟别人交流。

经过考察研究,李庆军推出了果园托管模式。“简单说,就是果农把果园交给我们,只需交给我们一些管理费,我们进行统一浇水、施肥、修剪、采摘,全程管理,树立品牌,最后通过我们的销售渠道将苹果直接销售给客户,打掉中间环节,把利润让渡给果农。”李庆军说,这样以苹果产业为核心,专注提供果园田间管理服务,截至目前,在栖霞的合作社,有果农268户、苹果1980亩、樱桃360亩。

他,曾就职于深圳一家上市公司,从事证券与投融资工作,月薪过万元,这个众人艳羡的白领却在公司上市后选择回老家种地。他就是李庆军,一个“80后”,一直在推广烟台苹果产业,2012年辞职来到栖霞开启苹果梦想,经过几年的摸索打拼,推出了果园托管服务,他想为苹果产业做一个链接,完成整个苹果产业链资源的整合。

回烟台后,李庆军开始还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苹果行情,奔走各个苹果交易市场,看果农与商贩讨价还价,拿捏不同等级的苹果处于什么价位。他在网络上搜索,看看网店如何经营销售,经过摸索学习,他定位微信平台,2012年11月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

“现在能吃到的品种少了很多,但大部分集中在红富士,像国光这样的品种在市面上很少见了。”李庆军说,如今的苹果果园在多年化肥与农药的浸染下,味道难以回到20年前,十分需要一批坚持生态种植的新农人,通过他们把原产地的真味道传递出来。

12月12日李庆军领衔策划的“12个苹果“,聚核国内12个产地的苹果在烟台统一包装发售,24小时内在微信微博实现苹果销售5200箱,获得两万多粉丝的关注,成为在移动互联网生鲜创新销售的典范。

摸索中,李庆军发现自己精力有限,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去年4月,李庆军正式组建了自己的团队,成立了烟台市艾果乐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辞职后李庆军来到烟台一头扎进了果园,自此开始了山野生活。从剪枝、拉枝、梳花、梳果到施肥、浇水、防虫防鸟,从套袋、摘袋、铺膜到采摘、入库、包装、物流……两年的时间不是在山野,就是在去山野的路上,山里来山里去。

“在新加坡苹果是单个卖的,他们的苹果已经实现了商品化、标准化。”李庆军说,现在售卖苹果没有标准,个头、甜度、表光等都没有通用的规格标准。“在售卖的方式上,主要是批发市场、超市、水果连锁店,互联网生鲜电商也是刚起步,同时也很头疼找不到标准化的供应商,没有小米手机那样的‘标准件’。”李庆军说,果农老龄化严重很明显,在果园管理方式与标准化挑选方面很难再有很大改变。